正在阅读: 塔利班坐拥阿富汗数万亿美金矿产,ISIS也盯上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塔利班坐拥阿富汗数万亿美金矿产,ISIS也盯上了

ISIS对阿富汗的矿产有“巨大战略兴趣”。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安晶

美国在阿富汗的重建进行了20年,但如今,阿富汗依然是全球最贫穷国家之一。

世界银行2020年的数据显示,阿富汗人均GDP仅508美元。而同样经历了战争的伊拉克人均GDP为5955美元。

20年来,阿富汗的政府开支主要依靠国际援助。除援助之外,阿富汗正规经济主要来源是服务业和农业,农业也是阿富汗人的主要收入来源。

在非法经济中,鸦片是头号支柱,阿富汗是全球最大鸦片生产国。联合国估算,2017年高峰时期,仅鸦片种植户的销售就达到14亿美元,相当于当年GDP的7%。

然而事实上,阿富汗有潜力摆脱对国际援助的依赖,成为一个矿业大国。

2010年,美国公布资料显示阿富汗有价值上万亿的未开采矿产资源,包括铁、铜、钴、金,还有关键工业金属锂和稀土。

连年的战争、基建缺失延缓了阿富汗官方对矿产资源的开发。但塔利班和“伊斯兰国”(ISIS)早就意识到矿产的重要性。

上一财年,塔利班从矿产获得的收入达到4.64亿美元,矿产超过贩卖毒品,成为塔利班的主要收入来源。

严重依赖国际援助

世界银行在今年3月的说明中指出,阿富汗经济“脆弱”、“依靠援助”,政府支出有75%来自国际援助。

从2003年到2016年的10次国际筹款会上,各国承诺为阿富汗提供的援助金共约830亿美元。2016-2020年的援助金约152亿美元。

但在去年底举行的2021-2024年筹款会议上,多个主要国家都表示只会提供一年的援助。德国此前表示,如果塔利班上台,德国将停止援助。

阿富汗人口超过3800万,而该国2020年GDP仅198亿美元,农业是正规经济中的关键板块。虽然农业对GDP的贡献逐年下降、降至26%,但该领域提供了44%的就业,61%阿富汗家庭的收入也来自农业。

对阿富汗GDP贡献最大的是服务业,占到GDP的49%;制造业和矿业仅占13%。

与美国撤军影响阿富汗政治一样,阿富汗的正规经济也受美国撤军连带影响。

阿富汗战争初期塔利班政权被推翻后,大量国际援助涌入阿富汗,该国经济从2002年开始快速增长。

阿富汗GDP。图片来源:世界银行

从2003年到2012年,阿富汗经济年均增速达到9.4%。北约军队的驻扎带动了餐饮、零售、保险等服务行业的快速发展。

但在奥巴马执政时期,美国开始分步骤从阿富汗撤军。2011年,驻扎在阿富汗的北约军队超过13万;到2014年底,已经降至1.5万。驻军骤减严重影响了阿富汗的服务业,整个经济增速放缓。

2015年到2020年,阿富汗经济年均增速仅为2.5%,国际援助也开始减少。2009年,国际援助相当于阿富汗当年GDP的100%;到2020年已经降至42.9%。

2020年7月,阿富汗总统加尼称该国有90%的民众生活在政府制定的贫困线标准以下,标准线为每天2美元。而阿富汗政府在安全上的支出占到了GDP的29%,其他低收入国家的平均安全支出仅占GDP的3%。

在正规经济增长放缓之时,毒品生产、走私、非法采矿等非法经济却在蓬勃发展。

联合国毒品犯罪办公室估算,2017年高峰期,阿富汗的鸦片生产达到9900吨,仅种植户销售就有14亿美元。当年,阿富汗鸦片经济的规模可能达到66亿美元。

尚未开发的矿产资源

2010年,美国公布了一项尘封多年的发现:阿富汗有价值约1万亿美元的未开发矿产资源。还有机构预测其价值达到3万亿美元。

这些矿产资源包括铁、铜、钴、金、银、铝、汞、锂、稀土等。据《纽约时报》报道,五角大楼的一份内部备忘录称阿富汗可能成为“锂矿中的沙特”。锂是生产电池的关键原料。

美国地质调查局估算,阿富汗可能有22亿吨铁矿石、6000万吨铜、140万吨稀土。该机构预测,阿西南部赫尔曼德省的克汗奈辛地区或能产出110万到140万吨稀土,稀土是生产手机、电视、电脑等电子产品的关键原料。中南部加兹尼省的锂矿储量则可能与玻利维亚相当,玻利维亚有全球最大储量的锂矿资源。

这些未开发的矿产资源分布在这个内陆国全境,包括与巴基斯坦交界的东部和南部地区。美国官员当时称,发现的最大矿藏为铁矿和铜矿,足以让阿富汗成为这两种矿产的主要生产国。

阿富汗的矿产资源迟迟没有引起官方注意也与战争有关。

早在苏联入侵阿富汗时期,苏联专家就进行勘测、绘制了地图。苏联1989年撤出阿富汗后,相关资料被遗忘,后来被阿富汗地质学家保存起来。

2004年,参与阿富汗重建的美国地质学家在阿富汗地质勘探图书馆里发现了苏联时期的地图资料,随后开始空中勘测。但美国专家当时的发现也没有引起阿富汗和美国当局注意。

直到2009年,美军在伊拉克的商业发展小组被转派到阿富汗之后,相关发现才引起当局关注。

然而从2010年美国公布相关发现到现在,矿产依然没有成为阿富汗的经济支柱。

战乱、基建设施残破、高税收、缺乏政策支持,让阿富汗官方和民间的矿产开采裹足不前。到2019年,矿业只占到阿富汗GDP的7%到10%。

与此同时,塔利班和ISIS却依靠非法采矿快速增加收入。

美国的阿富汗重建特别监察长办公室报告估算,从2001年到2010年,非法采矿每年给阿富汗政府造成3亿美元损失,非法矿场数量超过2000。

北约去年对塔利班的调查显示,截至2020年3月所在财年,塔利班收入16亿美元,其中4.64亿美元来自矿产,高于贩卖毒品所得的4.16亿美元。此前,毒品一直是塔利班的最大收入来源。

除塔利班之外,非营利性组织“全球见证”2018年的调查指出,ISIS阿富汗分支控制着阿富汗东部多个主要矿场。在阿富汗东部楠格哈尔省阿钦地区,ISIS控制了多个大型滑石、大理石和铬铁矿场。

为争夺矿场控制权,塔利班与ISIS曾多次发生交火。研究人员认为,ISIS对阿富汗的矿产有“巨大战略兴趣”。

阿富汗政权更迭后,如何开发和确保矿产资源安全将成为塔利班考虑的重要问题。

智库战略危机中心生态安全负责人斯库诺弗(Rod Schoonover)在接受Quartz采访时表示,现在塔利班“坐在了全球最重要的战略矿产资源上”。

但斯库诺弗认为,由于阿富汗连年战争,道路、铁路、电厂等基建设施残破不堪,塔利班提供基本公共服务都很困难,更不用说实施新的经济政策以吸引外国投资者。

除此之外,塔利班内部的派系斗争、与ISIS和前北方联盟军阀在矿产资源上的争夺,将增加开发工作的不确定性。斯库诺弗预测,只要各国能在其他更安全、更可靠的地区获取矿产,阿富汗的矿产资源就不太可能被完全开发。

2008年,中国公司在阿富汗艾纳克铜矿的招标中成功中标,获得该铜矿30年的开采权。今年2月,中国中冶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作为世界级铜矿,中冶阿富汗艾娜克铜矿项目当前处于待开发状态。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