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父母育儿假拟入法,但多地仍停在“纸面福利”上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父母育儿假拟入法,但多地仍停在“纸面福利”上

“有假难休”的根源,一方面是因为‘育儿假’依然停留在鼓励性政策的层面,没有强制性,用人单位即便不落实也不会受到惩罚;另一方面,用人单位考虑到落实育儿假会增加运营成本,由于缺乏针对企业的配套激励措施,因此缺乏主动性。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牛其昌

编辑 | 翟瑞民

我国实行“三孩”生育政策后,如何给生育家庭提供更全面的支持措施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父母育儿假制度被视为一种有益的尝试。

2021年8月17日,据新华社消息,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的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正草案将增加一款规定:“支持有条件的地方探索设立父母育儿假。”专家认为,这是完善生育假期制度的必要举措。

“育儿假”此前已多次出现在中央政府文件中。2019年5月, 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首次提出,鼓励地方政府探索试行与婴幼儿照护服务配套衔接的育儿假、产休假。

2021年3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公布,其中提出,要完善幼儿养育、青少年发展、老人赡养、病残照料等政策和产假制度,探索实施父母育儿假。

“三孩”生育政策出台后,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决定》以及《国务院未成年人保护工作领导小组关于加强未成年人保护工作的意见》再次明确,支持和鼓励有条件的地方探索开展育儿假试点。

据中国青年报社公布的“2021全国两会青年期待”调查显示,有60.5%的受访者希望落实父母育儿假,60.2%的受访者希望允许孕期和哺乳期女性弹性工作,这一比例甚至超过对孕产妇提供分娩和生育补助(59.0%)、消除对女性的就业歧视(55.6%)和更多的税收减免政策(38.9%)等其他方面的支持。

不过,多次出现在中央政府文件中的“育儿假”仍然停留在“探索”和“鼓励”阶段。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张力表示,由于我国各地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不同,产业特点和用工结构也不同,对父母育儿假的认识也存在一些差异,加上涉及用人单位的经济利益,这项制度在推进中可能会面临一定困难,所以有必要通过法律来加以规定。

“如果这部法律能够照此完成修改,有立法权的地方政府可以据此制定地方性法规,来具体规定父母育儿假的内容、条件和时间,深化男女平等,优化家庭内部分工,从而推动生育意愿转化为生育行动。”张力认为。

界面新闻注意到,自2019年开始,全国多个省份已陆续出台文件并组织宣传活动,探索试行“育儿假”。

2019年,宁夏回族自治区颁布《宁夏回族自治区妇女权益保障条例》,明确“鼓励和支持用人单位在工作场所为职工提供0至3周岁婴幼儿照护服务,缓解家庭育儿负担,帮助妇女平衡工作与家庭关系。鼓励用人单位对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生育子女的夫妻,在子女0至3周岁期间,每年给予夫妻双方各10天共同育儿假。”该《条例》已于2019年11月1日起实施。

2020年3月,福建省人大表决通过《福建省女职工劳动保护条例》,新增“鼓励用人单位对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生育子女的夫妻,在子女3周岁以下期间,每年给予夫妻双方各10天育儿假”。

同期,广东省发布《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实施意见》提出,要加强对家庭婴幼儿照护的支持和指导,全面落实产假、配偶陪产假等政策,积极探索试行与婴幼儿照护服务配套衔接的育儿假、产休假。

2020年7月,辽宁省公布的《辽宁省女职工权益保护办法(草案)》提出,鼓励用人单位对依法生育的夫妻,在子女3周岁以下期间,每年给予夫妻双方各10日育儿假。

更进一步的还有湖北省咸宁市。2020年9月,咸宁市发布《咸宁市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实施方案》,提出“有条件的机关、企事业单位可以自主探索实行符合本单位实际的育儿假,婴幼儿父母双方均可申请,假期最长可至婴幼儿年满1岁”。

今年8月4日,“北京12345”在回复网友留言时称:经核实,5月31日(含)后按规定生育三孩的,除享受国家规定的产假外,享受生育奖励假30天,其配偶享受陪产假15天。女职工经所在机关、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和其他组织同意,可以再增加假期一至三个月。

尽管如此,在实际执行中,各地“育儿假”落实情况参差不齐,多数仍只是停留在“纸面上的福利”。

宁夏自治区卫健委宣传与健康促进处工作人员曾对界面新闻表示,宁夏此前虽然规定了“育儿假”,但从落实情况上看,行政单位和国企男员工能较为顺利地申请到陪护假,但部分私企则不愿意批准。

“有假难休”的根源,一方面是因为‘育儿假’依然停留在鼓励性政策的层面,没有强制性,用人单位即便不落实也不会受到惩罚;另一方面,用人单位考虑到落实育儿假会增加运营成本,由于缺乏针对企业的配套激励措施,因此缺乏主动性。

人口学家穆光宗此前对界面新闻表示,要真正落实“育儿假”,国家需立法保障,避免双职工家庭在休假育儿的过程中遭受职业歧视,导致个人发展受阻。但如果立法强制执行,没有经济配套政策,休假成本仍由企业承担,则会导致招聘过程中更严重的性别歧视。

业内人士认为,推进“育儿假”落实,需要相关部门出台更多以正向激励为主的配套措施。恒生中国首席经济学家王丹认为,实行“育儿假”,最有效的配套政策就是给公司退税,地方政府可根据当地经济情况开展单位试点,逐渐探索。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社会发展研究部研究员张冰子近日在人民日报发文建议,应尽快落实父母育儿假制度。父母育儿假应主要定位于满足年幼儿童的临时性照料需求,建议对于有6岁以下的儿童的家庭,父母双方每年根据孩子数量可分别享受一定的带薪假期,津贴由生育保险基金支付。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3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