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塔利班承诺让阿富汗女性正常上班学习,大学女教授却已被拦在校门外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塔利班承诺让阿富汗女性正常上班学习,大学女教授却已被拦在校门外

塔利班发言人称:“我们将允许女性在我们的框架内工作和学习”,“女性在我们的社会中将会非常活跃。”

8月17日,阿富汗女学生坐在赫拉特的校园里上课。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田思奇

7月上旬,当塔利班攻城略地时,有一些人走进阿富汗第二大城市坎大哈的阿齐兹银行(Azizi Bank)的办公室,命令在那里工作的9名女性离开。这些持枪歹徒将她们送回家,并告诉她们不要返回工作岗位,她们的男性亲属可以取代她们的位置。

43岁的Noor Khatera在阿齐兹银行会计部工作,她对路透社表示“不让上班真的很奇怪,但现在就只能这样了。我自学了英语,还学会了操作电脑,但现在我得再找个能和更多女性一起工作的地方。”

在塔利班攻入首都喀布尔后,不少阿富汗女性陷入深深的恐慌,她们担心自己将重新受到塔利班在1996-2001年掌权时的束缚。

对此,塔利班在8月17日(周二)表示,他们允许阿富汗女性正常工作、接受教育、过正常的生活。

塔利班发言人扎比胡拉·穆贾希德(Zabihullah Mujahid)称:“我们保证不会发生针对妇女的暴力事件”,“对女性的偏见是不允许的,但伊斯兰价值观是我们的框架。”

当被媒体追问细节时,穆贾希德说女性可以“在伊斯兰法律的范围内”参与社会:“我们将允许女性在我们的框架内工作和学习”,“女性在我们的社会中将会非常活跃。”

但被问及着装要求,以及女性将能够在阿富汗劳动力中扮演什么角色时,穆贾希德没有详细说明。英国天空新闻援引塔利班发言人称,女性可以继续接受大学教育,不必穿遮盖全脸和全身的罩袍,但必须“为了自己的安全”戴头巾。

周二当日,私营广播公司Tolo的一名女性电视主播在演播室里对一名塔利班官员进行了出镜采访,这并不符合人们想象中的塔利班规定。分析人士说,该组织正在开展一场复杂的公关活动,希望赢得阿富汗人和国际社会的认可。

现居华盛顿的阿富汗前妇女事务部副部长霍斯娜·贾利勒(Hosna Jalil)对天空新闻表示:“他们在赋予妇女基本权利方面发出了令人放心的信息,但在实际的行动是不同的。”

贾利勒补充说,塔利班不能改变其多年来的原则和价值观,因为这是他们说服追随者为他们而战的方式。

“她们担心,公布这些令人放心的信息是为了确保塔利班实现和平的权力移交,一旦国际部队撤出阿富汗,所有的大门都会对她们紧闭。”

在1996年至2001年塔利班掌权期间,女性无法工作或接受教育,从8岁起必须穿着罩袍,由男性亲戚陪同才能走上街头。她们不能穿高跟鞋,不能骑自行车或摩托车,没有监护人也不能叫出租车,不能在公共场合大声说话。女性不得出现在广播、电视或公共集会上。

美国摄影记者琳赛·阿达里奥(Lynsey Addario)撰文讲述了塔利班治下阿富汗女性的生活:1999年的一天早上,舒克莉娅·巴拉克扎伊(Shukya Barakzai)醒来后感到一阵头晕,但她需要一名男性监护人陪同才能离家看医生。由于丈夫在工作,她也没有儿子,巴拉克扎伊只好剃掉2岁女儿的头发,给她穿上男孩的衣服,冒充她的监护人。

穿上罩袍的巴拉克扎伊在下午拿着处方离开医生的办公室,然而就在前往药店的路上,一辆载有塔利班的卡车在她旁边停了下来。两名男子跳下卡车,开始抽打巴拉克扎伊。“好像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只是想打你,伤害你,不尊重你。这是他们喜欢的。”

22年后,尽管塔利班在最新的发布会上作出相应的承诺,外界依然无法判断,塔利班对伊斯兰教法的解释是否还会像上次掌权时那样苛刻。目前零星的迹象表明,阿富汗女性正受到越来越多限制,仿佛回到从前。

部分省份的女性已被告知,在没有男性亲戚陪同的情况下不能离开家。还有目击者称,在西部的省会城市赫拉特,塔利班持枪守卫着大学的大门,阻止女学生和女教师进入校园。

赫拉特的一名大学女教授对英国《金融时报》表示,在塔利班接管这座城市两天后,她选择了穿着遮盖头部、垂到脚面的深色长袍去上班。但就在一周前,她还穿着彩色的斗篷,头上松散地围着围巾,化了淡妆。

这名教授表示,大学入口处的保安告诉她:“女性暂时不能进去”,“塔利班传达的信息是,他们不会因为我现在缺勤而扣我工资,但会在晚些时候决定是否还允许女性进入大学。”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3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