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王昌林:除了农民工工资要涨,其他制造业成本都要降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王昌林:除了农民工工资要涨,其他制造业成本都要降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院长王昌林表示,当前我国面临制造业外迁的威胁,而制造业对于中国中长期发展仍然至关重要,应当降低制造业成本,同时提高农民工等工人工资。

2021年7月20日,在中集来福士山东烟台建造基地,多型海工装备正在建造和维护中。图片来源:人民视觉

记者 樊旭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院长王昌林周三表示,中国除了劳动力成本比美国低以外,制造业的其他成本都比美国高。他强调,制造业对于中国中长期发展仍然至关重要,应当降低制造业成本,同时提高农民工等工人工资。

王昌林在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举办的经济形势研讨会上表示,我国制造业成本中的土地、融资、物流成本都比美国高,由此带来的问题就是制造业转移的风险加大,而制造业是一个国家的根基所在。

“虽然我们可以说我国的产业配套齐全、市场规模大,优势很突出,转移很困难。但上个世纪80年代美国占全球制造业比重达到50%,美国当时一样可以说我们这句话,可后来还是转到了中国。”王昌林说,没有突出的成本优势,制造业外迁是早晚的事。

他指出,根据世界银行发布的数据,中国制造业的比重已出现“九连跌”。2011年,制造业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为32.06%,到2020年,这一比重已降至26.18%。他预计到2030年左右,制造业占比可能要进一步下降到20%左右

为阻止制造业占比进一步下降,王昌林表示,一方面,应考虑继续对制造业进行结构性减税,另一方面,要降低土地、电网等成本。他指出,制造业成本中唯一应该提高的是农民工等工人的工资水平,在这方面,财政应当承担起必要的责任,比如给予必要的补贴和支持,同时加大对社保的投入。

“虽然制造业市场化了,但是要素环节、流通环节并没有市场化。所以我国的市场化改革是不完善、不配套的,包括土地改革、电力改革、金融改革等。”他说。

“当前中国的宏观经济政策应当重在提高效率、加大改革力度,解决一些中长期的问题,要为改革付出成本。”王昌林说。

中国当前正在深化要素市场改革。去年4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提出推进土地要素市场化配置、引导劳动力要素合理畅通有序流动、推进资本要素市场化配置以及加快要素价格市场化改革等多个要求。

例如,推进土地要素市场化配置要求深化产业用地市场化配置改革,健全长期租赁、先租后让、弹性年期供应、作价出资(入股)等工业用地市场供应体系;推进资本要素市场化配置要求构建多层次、广覆盖、有差异、大中小合理分工的银行机构体系,优化金融资源配置,放宽金融服务业市场准入,推动信用信息深度开发利用,增加服务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的金融服务供给。

文件指出,深化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促进要素自主有序流动,提高要素配置效率,将进一步激发全社会创造力和市场活力,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04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