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并非铁板一块,塔利班最高层也有“宫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并非铁板一块,塔利班最高层也有“宫斗”

有塔利班成员把巴拉达尔称为“造王者”。

2021年8月17日,喀布尔,阿富汗塔利班发言人扎比乌拉·穆贾希德讲话。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安晶

2020年新冠病毒冲击全球时,阿富汗塔利班也暴发了疫情。

多名塔利班高层感染新冠,阿富汗政府情报人员认为其中包括该组织最高领导人阿洪扎达(Haibatullah Akhundzada)。至今依然有传闻称阿洪扎达因感染新冠身亡。

阿洪扎达病倒后,极端武装组织哈卡尼网络创始人之子、被称为塔利班“管家”的西拉柱丁·哈卡尼(Sirajuddin Haqqani)成为临时领袖。但不久,西拉柱丁也感染新冠。

随后,塔利班创始人奥马尔的长子、塔利班军事委员会负责人叶尔孤白(Mullah Yaqoob)接手了塔利班的行动主管之职。

叶尔孤白有心接任其父之位,但尚欠火候。叶尔孤白上位后,当时的西方官员一度担心塔利班内斗将影响该组织与美国的和平谈判。

今年8月15日,塔利班进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后,率先在社交媒体上发表视频讲话的既不是叶尔孤白、西拉柱丁,也不是至今仍未露面的阿洪扎达,而是塔利班的另一位创始人、目前主管政治事务的巴拉达尔(Mullah Abdul Ghani Baradar)。

巴拉达尔发布视频讲话。图片来源:Twitter

宗教领袖阿洪扎达、三名副领导人——类似CEO的政治副手巴拉达尔、雄心勃勃的创始人二代叶尔孤白以及哈卡尼网络主管西拉柱丁,这四人是塔利班最高领导层中的关键人物。

塔利班目前还没有公布未来的政治领导层架构。

神秘的最高领袖

来自普什图族的阿洪扎达是伊斯兰教学者,曾担任伊斯兰教沙里阿法院首席法官。他于1961年出生在阿富汗南部坎大哈省,后参加过反抗苏联入侵的抵抗运动。

坎大哈是塔利班的诞生之地,阿洪扎达也是塔利班的元老级成员。

阿洪扎达。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但相比武装斗争,阿洪扎达主要负责宗教和伊斯兰教法,塔利班的大部分教令都由他发布。他还担任过塔利班创始人奥马尔和第二代最高领袖曼苏尔的伊斯兰教法顾问。

2016年,曼苏尔在美国的空袭中丧生,当时为曼苏尔副手的阿洪扎达继任曼苏尔之位。

作为塔利班的最高领袖,阿洪扎达一直保持低调,已多年没有在公开场合露面。除了宗教上的地位,阿洪扎达还擅于团结不同派系、集中权力。

大西洋理事会的报告指出,上位后,阿洪扎达有意分割对哈卡尼网络武装和叶尔孤白武装的控制权,以防止二者脱离塔利班,成立与塔利班抗衡的新组织。

而阿洪扎达的理念可以从其子的自杀性爆炸袭击中窥见一斑。

2017年7月,阿洪扎达之子、时年23岁的拉曼(Abdur Rahman)驾驶载有爆炸物的汽车,对南部赫尔曼德省一座阿富汗政府军营发动自杀式袭击。

在公布此事时,塔利班发言人称拉曼一直想发动自杀式袭击,“他成功完成了任务。”

有塔利班官员透露,早在阿洪扎达成为最高领导人之前,拉曼就报名加入自杀式行动;阿洪扎达上位后,拉曼依然坚持不退出。

此前两任塔利班最高领导人的亲属也曾实施过自杀式袭击,但只有阿洪扎达是由其子完成自杀袭击。此事之后,阿洪扎达在塔利班的地位进一步提升。

有猜测认为阿洪扎达目前藏身在巴基斯坦。

政治副手兼外交门面

1968年出生的巴拉达尔是比阿洪扎达更资深的塔利班元老。

他与奥马尔在反苏联的战斗中成为朋友,后来协助奥马尔创立了塔利班。也有说法称奥马尔的妹妹是巴拉达尔的妻子。

在2010年被巴基斯坦逮捕之前,巴拉达尔主要负责军事作战,是塔利班的军事战略决策人和指挥官。

在塔利班扩张期,巴拉达尔几乎在所有主要战役都担任要职。美国入侵阿富汗时,巴拉达尔为塔利班的国防部副部长。

除了军事指挥,巴拉达尔也具备政客的特质。

2001年塔利班政权被推翻后,包括巴拉达尔在内的塔利班成员秘密与时任过渡总统卡尔扎伊接触,准备承认阿富汗新政府。巴拉达尔和卡尔扎伊都来自阿富汗最有影响力的部落普什图族波帕扎伊部落。

在美国的扶持下,卡尔扎伊同父异母的弟弟艾哈迈德·瓦利·卡尔扎伊(Ahmed Wali Karzaithe)在塔利班诞生地坎大哈建立了强大的势力,被称为“坎大哈之王”。据称,在艾哈迈德遭暗杀之前,巴拉达尔一直与其保持联系。艾哈迈德于2011年被贴身保镖暗杀。

巴拉达尔。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塔利班转入游击战后,奥马尔开始四处躲藏,巴拉达尔成为塔利班的实际领导人,掌管军事、经济、宗教各领域。塔利班正是在他的带领下完成重组。

在塔利班继续对政府目标发动袭击同时,巴拉达尔也在考虑改变该组织在外界的形象。2009年,巴拉达尔为塔利班士兵制定了“行为准则”手册。手册可随身携带,其中内容包括如何避免造成平民伤亡、赢得当地人支持、减少自杀式袭击等。

2010年,美国中央情报局和巴基斯坦反恐部队联合发动突袭,在巴南部城市卡拉奇逮捕了巴拉达尔。

此后巴拉达尔一直被关押在巴基斯坦。直到2018年,美国计划加快从阿富汗撤军、准备与塔利班谈判,被视为最合适谈判人选的巴拉达尔获释。

从2019年到2020年,在卡塔尔多哈与美国谈判期间,巴拉达尔是塔利班的主要代表。他也是第一位与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直接通话的塔利班领导人。

参与谈判的官员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称,巴拉达尔话不多、表现克制,但难以捉摸。而当谈判陷入僵局时,巴拉达尔是能打破僵局的人。

有分析认为,相比阿洪扎达,巴拉达尔更有可能在阿富汗的政局中扮演关键角色。

两位“二代”争锋

与塔利班的诞生背景类似,哈卡尼网络是在反苏战争中由来自普什图扎德兰部落的贾拉鲁丁·哈卡尼(Jalaluddin Haqqani)所创立,在美国、巴基斯坦等国的支持下壮大。

苏联入侵阿富汗时正值冷战。为遏制苏联,美国、沙特等国出资在巴基斯坦设立训练营培训阿富汗的反苏武装,塔利班创始人奥马尔可能也曾在巴基斯坦受训。

而老哈卡尼当年指挥的反苏圣战军的成员之一正是后来的基地组织创始人本·拉登。老哈卡尼与本·拉登是朋友,基地组织从创立之初就与哈卡尼网络关系紧密。在反苏战争时期,美国前总统里根曾称赞老哈卡尼为“自由战士”。

1995年,老哈卡尼宣布效忠塔利班,哈卡尼网络成为塔利班分支。塔利班政权时期,老哈卡尼担任部落事务部长;塔利班政权被推翻后,哈卡尼网络化身为攻击美军和西方目标的先锋。

阿富汗战争中多起引发国际关注的袭击都由哈卡尼网络制造,包括2011年喀布尔洲际酒店袭击。洲际酒店袭击一年后,美国政府把哈卡尼网络定为恐怖组织。

现在掌管哈卡尼网络的是老哈卡尼之子西拉柱丁,西拉柱丁同时负责监管塔利班的军事、宗教学校、资金来源等事务,被称为“管家”。他策划和执行袭击的能力也为其赢得了众多支持者。

西拉柱丁。图片来源:FBI

另一位“二代”——奥马尔之子叶尔孤白直到2015年才引起外界注意。2015年,阿富汗政府宣布奥马尔已在2013年因肺结核死亡,塔利班隐瞒了奥马尔的死讯。

塔利班第二代最高领袖曼苏尔当时被指掩盖奥马尔死亡真相,在没有得到塔利班正式批准的情况下成为领导人。叶尔孤白对曼苏尔的支持助其稳住了局面。

在塔利班第三代最高领导人的推选中,叶尔孤白是候选人之一,但他最终推荐了阿洪扎达。

从2015年起,叶尔孤白在塔利班火速晋升,从没有任何职务快速升为该组织副领导人,目前又担任塔利班军事委员会负责人。

叶尔孤白在塔利班最成功的政绩是在经济领域。为了提高塔利班内部对其支持度,叶尔孤白在2016年成立金融委员会,以扩大塔利班的收入。

北约去年的调查报告指出,在叶尔孤白的领导下,塔利班有计划性占领阿富汗矿产资源丰富的地区,通过矿产来增加该组织的收入。美国2010年公布的预测显示,阿富汗有价值上万亿美元的未开采矿产资源。

除此之外,叶尔孤白调整了税收政策、为塔利班建立了固定的出口市场,出口矿产、盐、红宝石等。叶尔孤白掌管财政后,塔利班的年收入从此前的10亿美元上涨到了16亿美元。

叶尔孤白。图片来源:FBI

同为“二代”和副领导人,叶尔孤白与西拉柱丁成为了竞争对手。

大西洋理事会报告称,西拉柱丁亲巴基斯坦和基地组织,而叶尔孤白支持与美国和谈、愿意重新调整塔利班与印度的关系。有研究人员认为叶尔孤白得到了沙特支持。

两股力量在对印度关系上的分歧于去年浮出水面。

2020年5月,塔利班一名发言人在谈到印度取消印控克什米尔地区自治权时将其称为印度内部事务,引发塔利班内部震惊。而就在一个月前,印度当局指控塔利班在阿富汗设立训练营,训练反印武装。

政策研究组织“阿富汗分析师网络”还指出,由于西拉柱丁并非来自塔利班诞生地坎大哈,他的副领导人地位并没有得到塔利班主要成员一致认可。

而叶尔孤白则仅凭为奥马尔之子的身份就赢得了阿富汗南部塔利班武装的支持。但反对者认为,叶尔孤白过于年轻、自以为是,没有认清阿富汗的现实。

一名塔利班成员在接受《外交政策》杂志采访时称,巴拉达尔支持叶尔孤白。有塔利班成员把巴拉达尔称为“造王者”。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